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夫妻的默契

夫妻的默契

「唉,累死了,还是泡个澡舒服。老婆,往里让点,让我躺下。」「累啊!不是早告诉过你么,工作的事情,用不着那么拼命,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你拼出什么区域总裁来啊。真累着了自己,让我依靠谁去。来,老公,让我给你揉揉。」

  「嘿嘿,不用了老婆,你也累了,我不想再累你,让我好好睡一觉就行了。

  啊……呜……,还别说,还是家里的这床舒服,一上来就犯困。」「没事的老公,我就喜欢伺候你。你……你好久都没让我给你按摩按摩了吧,刚结婚的时候,你……你可是最喜欢我给你捏捏揉揉的。」「不用不用,还是让我一个人躺会。哎哟,别摸我那里,疼!」「怎么,还疼?上次去检查,不是没检查出什么问题么?」「是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还是经常疼痛。」「是么?要是用手疼的话,不如我……我用嘴给你吸吸吧?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我用嘴么?」

  「哎!不行不行!把它吸大了,还不是一样的疼。我拍万一弄得疼起来,到时候我的腰都直不起来。

  「那……那可怎么办?你……你说你,这才三十出头,还这么年轻就……就这个样子。以……以后,叫我怎么过啊。

  「该咋过就咋过呗,别担心,没事的。可能是我坐办公室坐得久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网上咱不是查了么,坐得时间久了,也很容易得前列腺炎的。」

  「医生不是说你没得前列腺炎么?」

  「那……那可能是其他地方发炎吧。」

  「那怎么办?哎哟老公,我看,你还是找家更好点的医院,再去看看吧。」「嗯,找时间吧,这几天我比较忙。啊呜……,睡吧老婆,我真的困了,明天开始,就要开始个重要的谈判呢,能不能升上去,就看这次了。」「唉!那……那就睡吧!」「老公,今……今天还累不?」「你说呢,谈了一天的判,不说领着那帮老外四处考察,就是光坐在谈判桌旁谈判,屁股也坐疼了。」

  「是吗?那……那你先睡吧,我再看会书。」

  「行,你看吧。哎哟,我还是先躺下。」

  「……」

  「哎!对了老婆,你说今天谈判桌上我遇见谁了?」「谁?」

  「他!抛下你出国留学那小子!」

  「啊……!」

  「嘿嘿,没想到这小子出国几年,竟真还混得人模狗样,进了这家世界50强的大公司不说,还是对方这次谈判的总负责人呢。看来,他们搞的这个什么中国区总裁的位置可能就是他的了。」

  「你……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真的?怎么,不相信?嘿嘿,他回来了,你高兴吧。」「我……我高兴什么?你不是说你很累么?怎么还不睡?」「嘿嘿,睡,睡,你谁我就睡。」

  「我不睡,我还有看书呢!」

  「嘿嘿,什么书呀,竟然让我老婆这么入迷,深更半夜的,还这么玉体半裸,秉烛夜读?」

  「用得着你管呀,说累又不睡,我看你是装累吧。」「哎哟老婆,累倒是真累,我用得着装?我是在生那小子的气,在我面前趾高气扬的,好像忘了我这个哥们。嘿嘿,不过老婆,不管这小子现在怎么得意,他都有一样比不上我。」

  「什么?」

  「你呀!想当年,这小子不知吃了哪门子药,竟放弃你这样一个大美人。」「他要不放弃我,你能捡着这么大一个便宜?得了便宜你还卖乖,读书那会,他才是人家心目中真正的白马王子,你呀你,还不知道排几号呢。」「嘿嘿,不管怎么着,你现在是我老婆。老婆啊,看你今晚这打扮的,还真是风情万种啊,那小子要是一想到你这样躺在我身边,还不妒忌得要死。」「哼,风情万种又有什么用,你……你都好久没……没碰过我了。」「嘿嘿,老婆,生气了是不?老公那就现在碰碰你。」「不要,当……当我是什么,荡妇啊?想碰就碰!」「嘿嘿,就是当你是我的小荡妇,你不是就愿意当我的小荡妇么?记得以前,你可是每晚都缠着绕着求我碰你的。」

  「你……你还记得啊。还以为公司里美女见多了,早把咱俩以前的事忘……忘了呢。嘿嘿,看你说的,怎么会!公司里美女再多,也比不上我的娇妻你呀。哎哟!你个小骚货,什么时候下面湿成这样了?」「我……我怎么知道。啊……老……老公,别……别扣,那……那里痒!」「痒就对了!来,让老公给你挠挠。」

  「啊……,喔……,噢……」

  「你个小骚婊子,还是这么能叫,一碰就呼爹叫娘的。说,小骚穴这么湿,是不是又想要了?」

  「啊……,是……是啊老公,想……想要啊……」「妈的,看你那骚样。快,快求我!」

  「老……老公,求……求你什么……」

  「求我用大宝贝肏你的小骚穴!」

  「咦?你……你这宝贝,怎……怎么又行了?」「妈的,我也不知道,刚才和你提到那小子的时候,它便开始不老实了。嘿嘿,看来以后得多提点。」

  「真的?臭老公,你……你真坏!」

  「老婆,被窝暖好了没有?妈的,外面还真冷,泡了个热水澡,这才暖和了点。」

  「嘻嘻,早暖好了。来,老公,快上床。」

  「哎呀,老婆暖的被窝真暖和,真舒服。咦?老婆,今天用了什么香水,怎么香得有点不一样?」

  「哪……哪有?可能是沾小孩身上的吧,你知道,我们当幼教的,孩子一哭,不得不抱起来哄,谁知道沾了哪个小孩的。」

  「嘿嘿,可能吧,不过那小孩应该家庭条件挺好的,闻起来,这香水挺高档的,应该是进口的吧。」

  「别说这个了。老公,今天谈判得怎么样,挺累不?」「今天倒不累,一切都挺顺利的,就是那小子有点摆谱,上午谈到半途,接了个电话就走人了,整个下午都没出席,也没见影。」「嘻嘻,你管人家出不出席,说不定人家是真有急事呢,只要谈判顺利就行了呗。」

  「怎么,还为你老情人说话呀,有没有搞错,我才是你合法的老公呢。」「嘻嘻,知道你是我老公,我也没有不承认啊。来,老公,让老婆给你揉揉。」「又揉?揉哪里?」

  「你说揉哪里?」

  「嘿嘿,揉这里。」

  「你……你坏。啊,它……它怎么又……又兴了。」「还不是让你给惹得,一提那小子我就上头。」「嘻嘻,上这个头了啊?」

  「妈的,你还真是挺骚的啊,上这个头怎么了,肏,还说我,我看你下面是不是也早湿了。」

  「啊……,老……老公,是……是已经湿……湿了。」「何止是湿了,湿的还不轻呢,简直是水漫金山了。咦,小洞洞怎么红红的,好像还有点肿?」

  「哪里?怎……怎么会?」

  「怎么不会?这不,还肿得老高呢?说,是怎么回事?」「哪有怎么回事,谁让你昨晚那么厉害,那……那样弄人家,小……小洞洞还不肿么」

  「是么?是我昨晚弄得么?不对呀,不应该是我弄的啊。我以前也那样弄你,怎么没见弄成这样啊?」

  「老公,怎么不是你弄得,你……好久不理人家了,昨晚理那么一次,就……就让人家要……要死要活的,你今早走了,人家还想……想回味回味嘛,所以就……就……」

  「就怎么了?」

  「就……就又自己安……安慰了自己一下。」

  「哟,我的小荡妇,你还真是个小骚包啊。嘿嘿,现在不用你自己安慰了,让老公安慰你。」

  「你……你才知道啊,还不是让……让你培养的,以前的时候,净变着花样弄人家,可……可现在,却……却十天半月也不……不碰人家了。」「哎哟,我的小乖乖,别……别委屈呀,都是老公的不对,老公不该只顾工作,冷落了我的小美人,老公给你赔不是行不行。」「谁要你赔不是,不知道你整天是忙工作还是忙别的,你们公司那么多美女,整天泡在花丛堆里,说不定早……早对我烦腻了……」「哪能呢,我的小乖乖,老公向你保证行不行,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最最宠爱的小心肝,小宝贝。另外,老公还特许你,我忙的时候,你要是感到烦了,寂寞了,你可以尽情潇洒去,行不?」

  「真的?你不怕我红……红杏出墙?」

  「嘿嘿,我的小怪怪,你这么美的一个美人儿,我要是整天担心受怕,还不早就成了神经病了。怕什么怕,我不怕。你要是红杏出墙了,还说明我的魅力大呢,能娶到你这样一个美人了,结婚这么多年

  了,还能让迷死其他男人。」

  「你……你说的都是真心的?」

  「当然是真心的。哎哟,这时候还扯这些闲淡干什么。来,我的亲老婆,小荡妇,让老公的大宝贝再好好弄弄你,看这红红肿肿的小洞洞,还真是欠弄。」「啊……,老公啊……,弄……弄我这欠弄的小洞洞吧……」四

  「老婆啊,你在哪里?告诉你个好消息,合同签了,我和对方的合同签了!哈哈,太高兴了,我终于做成了一单大生意。刚才老总打电话,以后整个华南的负责人就是我了。」

  「啊……,老……老公,恭……恭喜你啦……,啊……哦……」「咦?老婆,你在干什么?声音怎么听起来怪怪的?」「怪……怪么?我……我在……在……,哦哦哦……」「在干什么?快告诉我,我怎么听着像……像是在……在做爱?你不会是又在自己安慰自己吧?」

  「没……没有啊老公,我不……不是在安慰自己,我……我是和……和……」

  「和什么和?难……难道和……和其他的男人?

  「啊……对……对的老公,是……是和其他的男人……」「啊?!……」

  「喔……噢……,老……老公,你……你怎么不说话了?」「我……我说什么?」

  「问我和……和谁啊?」

  「和……和谁?」

  「他!」

  「啊?哪……哪个他?」

  「坏……坏老公,你……你明知故问,你说哪个他,就……就是你曾经的哥们,那个出国留学抛弃了我的他呗。哎哟,轻……轻点,捅……通得好……好深啊……」

  「啊!你……你和他怎……怎么会?」

  「怎么会?还……还不是你允许的。噢……,好……好粗好舒服哦!」「我……我允许的?」

  「对呀,昨晚你……你不是说了,我要是寂寞了,你允许我纵情潇洒么?老……老公啊,你……你的小荡妇,现在正和她的旧情人,尽情潇……潇洒呢!噢……喔喔……」

  「……」

  「老……老公,不要不说话呀。喔……他……他说了,要……要你好好谢谢他呢,你这次能签下合同,多……多亏了他呢……」「啊?这么说,我……我这绿帽子戴着,还亏欠他呢?」「嘻……嘻嘻。老公啊,他……他还说,要……要你赶快回家呢。他……他正在咱……咱俩的床上弄……弄我呢。他可不介意和你一……一起分享我呢,老……老公,你介意不介意啊?」

  「我肏……」

  「啊……,老……老公,你到底介意不介意啊?」「妈的,既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我他妈的还介意个屁啊。小骚货,你等着,看我回去怎么和他联手收拾你!「嘻嘻,欢……欢迎老公,噢……噢噢……,老公快来呀,你……你的小荡妇已……已经等不及了……」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被绿帽的男人之心路 下一篇:邻居少妇的换锁奇缘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