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亚洲情色,狠狠干-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毕竟是别人的媳妇

毕竟是别人的媳妇

浩天躺在床上,范霞与陈莉的身影交替出现在他的眼前,虽然从外表看,两个都很美丽,不相上下。可是陈莉毕竟是别人的女人,于是很有些想范霞了。

  想到范霞,他有些后悔刚才做的事情了,好在没有造成伤害孩子的事情和其它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感到很是庆幸。于是告诫自己,仅这一次了,以后再碰到艳情,绝不能动摇了。

  陈莉说的好,”你也是就要结婚的人了,也应该约束自己了。不然的话,像你这么酷的小伙子,走在哪里没人想着跟你接近?“可是话好说,事难做,遇到腥荤就想吃。慢慢地改吧!谁叫自己生的英俊,女人见了都会亲近呢。他这样躺着想着,觉得有些困了,随之很快就睡着了。一觉起来,太阳已经快落山了。他去叫陈莉去吃饭,陈莉说已经吃了,遂独自下楼去了餐厅。

  吃过饭,他来到了大街上。看着大上海的夜景,感受着不夜城的辉煌和繁华,这才觉得昨天不该跟年轻孕妇粘糊。

  忽然接到了范霞的电话,他把眼前看到的美景给范霞描绘了一番,并说他想她了。范霞也说想了他了。范霞又安顿他,好好地看一看,开开眼界,学习点儿有用的东西,强调去一趟不容易,不要只是看热闹,应该多动动脑筋,学些有用的东西,这对将来的发展,对种好地都有好处。

  范霞的话说得他心里热乎乎的,心想还是老婆好。打完电话,看着眼前高楼林立,五彩斑斓的上海夜景,一时想不起能学到什么,只是越看越觉得好看。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穿着裸露的女子不少,但他都并不感兴趣了。

  浩天看到晚上点多,才回到宾馆。回去以后,他又打开电视直看到点多才睡了觉。

  第二天上午,他准备一个人出去排队买票,可正要走的时候,陈莉领进一个年轻女子,不用说这就是陈莉的妹妹了。可陈莉一进门还是对他介绍说:”这是我妹妹陈燕,早晨七点钟就来了。“浩天点点头,然后礼貌地问了一句”你好“陈莉便说:”你领上她买票去吧?“浩天自然一口答应。陈燕长得比陈莉还要漂亮,但浩天觉得她漂亮是漂亮,可是比不上她姐姐陈莉性感诱人。

  浩天领上陈燕买中国馆门票,内心里很是平静自然。他叫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售票的地方,先吃了饭,然后才去排队。俩个足足等了四个多小时才买到门票。一把票买好,浩天就给范霞打了电话,陈燕也向她老公报告了买下票的信息。

  浩天发现陈燕很激动。他分明发现陈燕的眼睛不住想偷看他,但他却视而不见。于是他想,这女子那么激动,大概不只因为眼前人山人海和满目放彩的景象,关键是还有个帅哥相陪吧。

  陈燕不停地询问浩天,浩天自然也会询问陈燕的一些情况。陈燕比她姐姐爱说话,一说起来就是一大堆。

  陈燕只比姐姐小岁,毕业于一所哈尔冰体育学院体育舞蹈系,现在一家内衣广告公司工作。

  她很说她在上中学和大学的时候,曾被许多无聊的男孩子评为所谓的校花,走在路上更是周围所有男人目光的焦点,回头率真高。曾有过数不清的追求者,但她对他们都不屑一顾。因为她并不像其她长得好看的女孩那样虚荣心很强。

  她说他老公是一个学校高一届的同学,米的身高,长得帅气又潇洒,与她的身材相貌很相配。公公是一个医药公司老总。她说她公公家教很严,她老公跟她谈恋爱的时候,见面后最多不过拉拉手。

  陈燕这些说法好像有些炫耀,但浩天既没有感到讨厌,也没有感到喜欢。

  陈燕非常热情地跟他说着话,彼此觉着时间过得很快。买了票以后,他们没有到别的地方看就回到了宾馆。刚回宾馆的时候,陈莉正在跟他老公打电话。浩天本想跟陈莉打个招呼,见陈莉抱着电话还是不停地说着话,就回到了自己住的房间。

  浩天没给范霞打电话,他身上有点儿累了,洗了个澡就准备早点睡觉了。范霞也没有给他打,他想她是知道她今天看中国馆,有些累了,不想打扰他,真是”知冷知热的贴心人啊!“浩天是一个很奇怪的人,这一点连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一般年轻人是喜欢热闹,喜欢大城市,可是他偏偏喜欢僻静,喜欢农村的生活。

  然而,他很明白自己如果没有范霞,当然不会真的就这么喜欢农村。这也许就叫爱屋及乌吧。他真的很想范霞,看见她的模样,听着她的声音,他就感到充实,感到快悦,一旦见不到,就觉得心里空空的。

  她的魅力在哪里?浩天想起了这样一个问题。很难说清,她最美的地方在哪里?很难说出来的。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适合他的口味,没一处不性感,就连那双脚也令她无比痴迷。那是一双极有吸引力的脚,尤其是穿了白色的袜子和开口黑色鞋的时候,更是叫他迷恋。

  记得4岁那年,范霞穿着白色的袜子和开口黑色鞋。他几乎每天想着怎么能揣到她的脚,可是一直都没有揣到。后来,看见了她的圆白屁股以后,那双脚就被圆白屁股取而代之了,那以后他的脑海里便被圆白屁股占领了。

  ”范霞啊!范霞,真的好想你。一想你,就会有一种欲望,就会有一种进入你身体的欲望,也真够坏的,“浩天继续想,”不过一般的女人是引不起兴趣的,可是现在遇到一个怀了孕的女子,就有些控制不住了。年轻的女子,长得再好,也引不起欲念来。例如陈莉的妹妹。“浩天这样想着。陈莉的模样又出现在眼前。看脸面,尽管因怀了孕,嘴唇有些厚了,颜色也有些重了,看奶头也是黑黑的,可是他不觉得不好看,偏偏对他有着很大的吸引力。是不是心里一直怀着把范霞的肚子的想法造成的?也很难说清。他知道有一个喜欢孕妇的癖好。有些女人,如果是没有怀孕,他觉得很难看,看也不想看,可是一旦怀了孕,他就感到想看了,而且觉得很好看。

  浩天这样胡思乱想,真想过去再看看陈莉,可是陈莉的妹妹来了,人家姊妹们有话可说,自己过去未免太有点下贱了,遂想还是一个人看看电视吧。

  正看电视的时候,陈莉一个人敲门进来了,浩天顿时来了精神,他禁不住看了一眼陈莉挺起的肚子,忙给她去倒水。陈莉说她不喝,不要倒了。

  浩天遂停下手来,看着她的眼睛,仿佛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来。陈莉嗫嚅着,表现出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浩天遂大胆地走到她的身边,可是陈莉赶紧就开门走了。

  浩天感到很奇怪,他回想着陈莉刚才的样子,进行着种种猜测,可是每一种猜测都自己否定了。迟了,机会已经错过了,她妹妹已经来了,再想亲近也不可能了,她脸太嫩了,而他也不是那种没皮没脸的人。

  吃饭的时候,陈莉和陈燕没有招呼浩天,浩天独自吃过后,打开网看了一会儿关于世博会的有关情况。心想真是看京不如听京,又想范霞叫他出来要学习点儿东西,可是该学什么,他没有一点儿思路。

  于是想起自己回到古杨村这一个阶段,其实甚也没做,脑子里除了女人就是女人,范霞不能跟他做的时候,他就会找别人,简直就成了一个色棍。这样下去显然是不能了,范霞正在逐步引到他走向正规,可是他自己清楚,惯下的坏毛病真不好改。

  可是如果就这样纵容自己,不下大决心改的话,永远也改变不了。退一步又想,什么时候范霞的肚子大了起来,自己是孩子的爸爸了,也许就不一样了。于是他盼起了尽快回到范霞身边,那时候,为了给她把肚子搞大,为了有了自己的孩子,每天如胶似漆地变着法子交欢做爱多好。

  可是一数算,才出来四天了,不到半个月,是不能回去的。好漫长啊,范霞!浩天这样想着,觉着太没出息了,简直就不像一个男人,简直就是范霞的孩子,范霞某种意义上就像他的母亲,而他只是十来岁的孩子,没有母亲在身边的时候,心里就不安,想得太厉害。当然又不是纯粹的母亲,他多想看着她,什么时候想抱住就抱住,什么时候想揣摩就揣摩,而且想揣哪就揣哪。跟她说话是那么随意,想怎么说就可以怎么说,想说甚就说甚,夸也好骂也罢,不论怎么都是那么开心。

  他关住电脑,关了灯,睡在床上想范霞。但是他不想打电话,因为打电话越发使他无法克制想她的情结。就这样,他想着她的身影想着她的眉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第二天,浩天跟陈燕参观了中国国家馆,他领着一个素不相识的美女参观,心情自虽然不错,但因为昨天晚上想念范霞并给自己定了戒律,因此今天虽然陈燕百般亲近他,他都无动于衷。他为此感到高兴,觉着自己找到了克制的方法。

  他想,原来不在范霞身边的时候,也能控制自己,关键是思想认识问题。真是人的思想支配一切,以前放松了对自己的约束,以为一个男人在性爱方面放纵一些也无妨,可现在他觉得男人跟女人一样,也是严格约束为好。

  陈燕显得有点轻浮,浩天忽然改变了以前的看法,觉得轻浮女人不好,以前一见轻浮女人他就会去搭茬儿,可今天忽然觉着轻浮女人缺少魅力。在他看来,陈燕一点儿都不性感,昨天一见面时,他就对她没有产生兴趣,而今天如此亲近他,他更觉得她太有点贱了。

  陈燕对他说人这么多,怕不小心找不见了, 总要挽住他的臂弯或拉住他的手。他想手里有的是手机,已经记下了手机号,一时找不见,还愁联系不上呀!总是要挽他的胳膊拉他的手显然是一种轻浮的做法。

  然而,陈燕挽胳膊也好,拉手也罢,他仍然越没有感觉。当然,退一步说,陈燕也没有更进一步的表示,就像个小妹妹一般,只是伴在身边寸步不离而已。

  浩天心里这样想着,很想通过认真观看,学得一些新鲜的知识,以便回去以后跟范霞说出个道道来,表明不虚此行。他的脑子里记住了中国馆表现的 ”东方之冠,鼎盛中华,天下粮仓,富庶百姓“的文化精神,通过 ”东方足迹“、”寻觅之旅“、”低碳行动“三个展区,他感悟了城市发展中需要着力做的事情,同时想到自己在农村种地,也应该跟绿色生活联系在一起。

  有了这样一些感悟,浩天的心情分外高兴,他觉得自己的思想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于是不断地跟陈燕说着自己的观感。可陈燕仿佛对这些不很感兴趣,只是应付着他的话,没有一点自己的见解,却还是不断地询问他的家庭情况。

  尽管浩天不大愿意回答这样一些问题,觉得这女子也太磨叽了,昨天就问了不少,今天不是好好看展馆,竟要问这些没用的事情。他虽然心里这样想,却经不住陈燕不厌其烦的询问,好些事情被问得不得不说。

  本来他不想跟陈燕说更多的家里的事情,可是在陈燕的追问下,不得不七露露地说了。

  陈燕因为浩天态度庄重,反而对他显得更为亲近了。浩天能够体会得出陈燕的内心。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试探一下她是不是有意于他,但是今天他雷打不动,态度非常明朗,他一心想着能够学到点什么。

  虽然他觉着自己的认识并不是很深刻,但是他总还是觉着开了眼界。他还为眼前看到那么多女人,觉着没一个能够超过范霞而感到自豪和骄傲,这使他对范霞更是喜爱有加。

  从中国馆出来的时候,陈燕问他为什么不想深入了解她的情况,于是浩天故意说:”我不敢问你,怕你不说,你要是不忌讳现在说也不迟。“陈燕嗔怪地说:”你是看不起我来!“

  浩天听出了弦外之音,郑重地说:”你为什么会这样说我呢?我不是一直都跟你相随着,跟你交流我的看法么。对于你问我的事情,不也都说了么?“陈燕大概怕错过机会,于是迫不及待地说了她仍是处女以及对浩天的倾慕和想要借种的想法。

  陈燕说得非常诚恳,她说她是个她父母家教很严,言传身教,对她们姊妹两个的影响很大。于是找对象的时候,对男的要求也是要有好的家教。

  她遇到的老公,不仅才学和外貌令她满意,而且非常适合她的这个要求。他们两个婚前不仅没有过性关系,就是亲吻拥抱也没有过。然而,她万没想到,结婚之后发现爱人有毛病。尽管如此,她还是抱着坚定的信念,说服爱人好好治疗。

  他们找了好几个医院,看了好长时间,始终不大见效。陈燕说她爱人多次叫她离婚,可是她舍不得他。为此她跟爱人商量抱养一个孩子,结果爱人提出一个想法,想叫她借种。最初她很是不理解爱人的想法,后来在爱人的说服下她终于有了念头。

  但她跟爱人说,她要选择一个长得跟他外形酷似的,远路的,高素质的男子,可想要找这样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陈燕欣喜地对浩天说:”也许是上帝为她开恩,居然真的就碰到了心中想象的人,这可真是不容易啊!“陈燕的叙说令浩天大吃一惊,也使他很是感动,于是他刚才还很坚定的主意开始动摇了。

  本来,搞大范霞的肚子是浩天梦寐以求的,因此一见大肚子女人,他就禁不住喜爱,而一想起把别人的肚子搞大他就非常兴奋。时至今日,他还从来没有搞大一个肚子,范霞的肚子能不能大起来还是个未知数。

  站在面前的是一个具有传统思想且对爱情忠贞不渝的女子,还是处女,为此他简直惊呆了,吃惊之后,突然感到陈燕太可爱了。陈燕个子高挑,乳房不是很丰满,臀部也不是很突出,那身材用亭亭玉立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

  浩天奇怪,为什么一个本来没有引起他感觉的女子,一旦跟他诉说真情之后,居然在自己的眼里一下子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他主动把陈燕的手抓在手里,不知是怜悯还是喜爱,总之感觉跟刚才大不相同了。

  陈燕喜形于色,显得分外高兴。浩天不再想那么多,一心投入到了陈燕的身上。浩天想她的身上的皮肤一定很白很细,那个地方既然还没有被破处,也一定很嫩。

  可是此时的陈燕反倒不跟刚才一样热情了,她显得很矜持,仿佛有什么顾虑似的。

  于是浩天再次想起了范霞,而范霞的身影一经出现,他就对自己思想的动摇开始谴责了。

  为什么要听信一个陌生女子的话呢?她说的能是真的么?会不会其中有诈,浩天的思想变得复杂起来。他想起了范霞的告诫和叮嘱,出门在外真得多长个心眼儿,不能犯糊涂。

  他仍然拉着陈燕的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回到酒店里以后,陈莉正在门口站着,陈燕没有跟浩天打招呼就回到了她姐姐住的房间里。陈莉跟他打了一下招呼,没说什么,就随妹妹回房间里了。本来也想回自己的房间,恰好姊妹两个没有叫他进去,于是回到房间里躺到了床上。

  他现在方才感到有些困了,但他躺了一会儿,觉得绝不能背着范霞再做偷鸡摸狗的事情了,以前做得也够多了。于是决定尽快离开此地。

  他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带好门卡,赶紧到柜台结算,正好还未过点,晚上的费用也给退了。从酒店出来,打车到附近找了一家小旅店住下了。

  在小旅店睡下以后,睡得很是坦然,醒来以后到外面吃了两碗面。刚刚吃碗面就接到了陈燕的打来的手机,但听到的是陈莉声音,陈莉问他为什么走了,而且连个招呼也不打。浩天编了个理由,说是老婆家里来电话,有急事要他赶快回去。

  陈燕接过手机说他是骗人,同时说了一句”说话不算话“就把手机挂了。

  浩天又觉得让陈燕失望感到有些歉意,又为陈燕的遭遇感到怜悯,觉得她不该在死守她的爱人,又想其实陈燕的心理跟自己很有相似之处,那就是做着一间不该做,却很乐意的事情。

  浩天的心情又矛盾起来,想他如果跟陈燕做了其实也没什么,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对她的帮助。可又想这种事情,一旦陷进去,双方都拔不出来,或者一方拔不出来就会坏事,于是觉得还是离开为好。

  他心里一会儿后悔一会儿高兴,回到小旅店里,准备给范霞打手机,又想心里乱糟糟的不如不打,反正就要回去了,暂时就不要打了。他却很想跟陈燕打个电话,给她做做思想工作。

  拨通陈燕的手机,陈燕没接。浩天心想,这女子是生气了。过了一会儿,陈燕的又给他打来了,仍旧是陈莉的声音。陈莉的声音非常甜美,说陈燕出去了,只她一个人在,很想跟他说个清楚。浩天的心一下子被陈莉勾得有些六魂无主了。

  浩天居然提出一个要求来,说:”你要能答应我的话,我就可以返回去。“陈莉没有正面回答,她批评他说:”你做事情优柔寡断,一点儿也不像个男子汉!现在我跟你说句实话吧,我其实很想跟你缠绵,只是你太有点婆婆妈妈。如果你果断一点,我是无法控制自己,我打心眼里爱你。我告诉你怀孕也能,其实就是向你表示我愿意。“听陈莉这样一说,浩天马上回道:”那我返回去,跟你缠绵,你不会是哄我吧!
“怎么会呢?你来吧,我等你!”

  陈莉说。

  “好!我现在就行动,”

  浩天说。

  可是当他准备好,正要走的时候,范霞的身影又在眼前出现了,于是他又犹豫了。他躺到床上,再次告诫自己,要克制克制再克制,不能做对不起范霞的事情。

  可是跟陈莉做一回,也不会影响对范霞的爱呀,还得好几天才能回去,这样憋着也不是个办法呀!于是想还是去吧,陈莉的娇态很令他喜爱。

  可他拿起包来,忽然想到昨天跟范霞通话那会儿所下的决心,觉得还是克制一下为好,不然,自己的坏毛病这辈子也改不掉了。

  忽然手机响起来了,一看是陈莉的来电,遂赶紧接起来。

  “你在哪里,告诉我,我去找你,”

  陈莉急切地说。

  “我去不行吗?”

  浩天问。

  “这里不方便,你那里远不远?”

  陈莉反过来问。

  “我打车去接你,你妹妹怎么办?”

  浩天说。

  “我偷偷地下楼了,她还在房间里。我找到你以后给她发上个短信,让她放心就是了,”

  陈莉急中生智地回答。

  “好,我现在就去接你,你可不要让我去白跑一趟,”

  浩天说。

  “怎么会呢?”

  陈莉的声音很激动。

  浩天跟陈莉说了声“一会儿见”赶紧就到街上去打车。这时候,他的脑子里全是陈莉的娇美身影,别的什么也顾不得想了。

  打上车走了一段,浩天给陈莉打通手机。陈莉说她在酒店前面等候,浩天好不高兴。

  浩天把陈莉接上,问陈燕知道不知道,陈莉赶紧拿出手机发短信:“我出来散步,你不要找我,我可能回去的晚一点。”

  很快就接住了陈燕的回复:“好的。”

  浩天把陈莉接到小旅店,陈莉没嫌这里简陋,却说:“我骗了陈燕了。陈燕现在还在酒店等你,咱们两个都把手机关掉吧。”

  浩天会意,赶紧关掉手机。

  “刚才打电话,你不是说陈燕不在你旁边么?”

  浩天说。

  “我是骗你的,你想用她的手机,她能不在身边吗?”

  陈莉说。

  浩天已经把一只手托在陈莉的肩上,另一只手隔着薄薄的孕妇裙揣摩起了她的孕肚。

  陈莉后退两步躺倒床上,闭起眼睛说:“你今晚无论如何得去跟陈燕睡上一觉,她看对你了,你应该理解她,帮她个忙。”

  “只要你能跟我好好地玩儿,我就会听你的话,满足她,好么?”

  浩天说着就要把孕妇裙脱掉。

  “你跟我玩上一会儿就行了,你跟她去好好地睡,我就在你这里住,好么?”

  陈莉睁开眼睛看着眼睛痴瞪瞪地看着她的孕腹的浩天说。

  “我真的不想跟她睡,我爱的是你,”

  浩天说着就要亲吻陈莉。

  “可是,她很需要你,很需要你的帮助。其实她比我漂亮,你怎么就不爱她呢?”

  陈莉没让浩天亲,用手捂住浩天的嘴说。

  “我也说不清,反正对她我没感觉,”

  浩天把陈莉的手捉住,移开自己的嘴说。

  “可是你要是不答应跟她睡,不帮她怀上,我也不会跟你好的,”

  陈莉说。

  “为什么?”

  浩天手抚着着陈莉的光绵光绵的脸蛋问道。

  “我那天已经跟你说了,我有我心爱的老公,我有我幸福的家。我妹妹跟我不一样,她现在想找到幸福,你能够给与她幸福,你为什么不能做一件好事呢?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成全她,你知道么?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这样。你既然听我的话,你就不要犹犹豫豫的,你要果断一些。我妹妹肯定会使你满意的。”

  陈莉语重心长地说。

  “看来,你很爱你的妹妹,你完全是为了你妹妹才跟我来的,”

  浩天说。

  “话就不要多说了,我这人做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得有头有尾。你每次先跟我妹妹做,做完以后,我就跟你做。你马上给我妹妹发上一条短信,就说你一会儿就去,”

  陈莉说。

  浩天打开手机,一看时间7点半多一点,说:“这样好不好,我去跟她睡上一会儿,你住在这里等我。”

  “那不行,我就是晚一点也得回去,我不能叫妹妹知道我跟你这样啊!”

  陈莉说。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她在你的身边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了么?”

  浩天说。

  “我忘记跟你说了,放下手机,我让她等你,我就出去了。可我出去以后,怕你去了没见到我说我是骗了你掉头就走,就给你打了电话,想当面跟你说一说。”

  陈莉说。

  “那就是说,你是来劝说我的,可是我要是早知道你是这样的话,我根本就不会答应的,”

  浩天说。

  “我求求你了,好么?”

  陈莉十分恳切说。

  “你不喜欢我,我不勉强你,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浩天说。

  “我怎么就不喜欢你?可是我问你,你喜欢不喜欢你老婆?”

  陈莉说。

  “喜欢我老婆又不影响喜欢你,喜欢你也不影响喜欢我的老婆!”

  浩天坐在一边,对陈莉很有怨气地说。

  “原来是这样,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可我跟你提了个要求,让你帮一帮我妹妹,你就不能办到?”

  陈莉说。

  “当然能办到了!”

  浩天说。

  “那这样好不好,咱们现在返回酒店,再开上一间房子,离那间稍微远一点,你先跟我妹妹做完了之后,再到新租的房间跟我做。”

  陈莉说。

  “不行,我必须先进入你的身体,然后再跟你妹妹做。”

  浩天说,“我跟你妹妹做那事,真的是对不起我老婆的,你想想怀了孕,她肚里装了我的孩子,她会怎么想?”

  “你不要怕,我也考虑过,你不要让我妹妹知道你是哪里的,她怀上你的孩子,即便想找你也找不到的,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

  陈莉说。

  陈莉的话说到了浩天的心眼上,浩天怕的就是陈燕一旦怀了他的种以后会找他的。

  “那我先进入你的身体,哪怕只是几分钟,好么?”

  浩天说。

  陈莉于是撩起孕妇捂住了脸,浩玉给陈莉把内裤脱掉。陈莉坐起来,手就放到浩天的裤裆间去摸。

  浩天那里已经膨大,赶紧把裤子脱掉露出来。

  “真够惊人!怎么会这么大,这么硬,少见!”

  陈莉抓住用力往下压,那里越压越有力。

  “你多见过么?”

  浩天笑着问。

  陈莉用手在上面用力打了一下,说:“你真能污蔑人,收起来吧!”

  “我正好想收起来了,不管你妹妹了?”

  浩天准备穿裤子。

  “不行!”

  陈莉要浩天站过来。

  浩天乖乖滴站过来,陈莉再次抓住,用力摇起了他的坚挺。

  “你说少见,我问你多见过还不对么?你没多见,没比较,怎么能说少见?”

  浩天说。

  “现在睡没看过片,你吧没看过?你能说你这么大这么硬的很多?”

  陈莉说。

  “好不好?不会少见多怪吧!”

  浩天说。

  “你躺上来,我动吧,不然我怕你弄坏我,”

  陈莉说着就挪地方叫浩天上床。

  浩天仰面睡好以后,陈莉小心翼翼地坐上去了。

  陈莉下面很水也很松,而且慢慢地全部吞没了。

  “看来也并不是多么大,一下子就叫你全部吃进去了,”

  浩天说。

  嗯,也行,那我还是睡下吧,“

  陈莉说着就从浩天身上下来,仰面睡了。

  浩天跪在陈莉两腿间,手抚着圆圆的有着细细的妊娠纹的肚子,进入了陈莉的身体。

  浩天与陈莉换了几个姿势,玩儿了十几分钟后,陈莉要浩天停止,不让他喷射,要他留给她妹妹。

  浩天于是离开陈莉的身体,两个人穿好衣服,办了手续,离开小旅店,一起打上车到了世博洲际酒店,又开了一个房间。

  看了看时间快9点钟了,陈莉催促浩天赶紧去找陈燕。

  当浩天敲开门,出现在陈燕面前时,陈燕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随即就上去把浩天抱住了。

  浩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陈燕收住眼泪,问浩天:”你跟我姐姐都关机了,叫我一个人在这里白等,我以为你不来了。你怎么就这么看不起我,我姐姐听这个大肚子,你反倒爱得不行?“”我真的有点犹豫,直到刚才敲门的时候,我还担心返回头走了。我是怕跟你做了以后,尤其跟你有了孩子以后,我的魂都飞了,请你理解我,“浩天其实说的是假话,但是很合乎情理。

  ”这个你放心,我们一旦分开以后,你想找我也找不见了,“陈燕说着就开始脱衣服,她要抓紧时间,怕姐姐回来。

  一具娇美的酮体展现在面前的时候,浩天再也控制不住了,因为他刚才已经在陈莉的面前有了欲望。

  浩天也快速把衣服脱掉了。强劲有力的暗器呈现在陈燕面前的时候,陈燕差一点晕过去。

  ”天呀,怎么会是这样的!“

  陈莉心里想,”中国人居然也有这么大的?“

  她不知道是害怕,还是高兴,居然瑟瑟发抖起来了。

  浩天见状,赶紧过去抱住陈燕问:”你是害怕了么?如果怕大的话,可以少进去一些,依从你,你让进多少就进多少。“陈燕的身体不再瑟瑟,浩天让她睡进被窝里面。她把手机关掉,还让浩天也关掉。

  ”为什么要关手机?“

  浩天问。

  ”我怕咱们还没完,有人打来手机受惊,“

  陈燕说。

  ”受精,不正是你所盼望的么?“

  浩天逗陈燕。

  陈燕被浩天这样一逗,笑了,反回来又说:”你是授精,我是受精,都不能受惊,关掉吧,啊!“浩天于是把手机关了。

  看着陈燕洁白的身体,虽然不丰满,但是浑身明亮发光,用手揣摩,觉得非常滑腻。

  浩天让陈燕把坚挺握在手中,问:”怎么样?“”刚才吓我一跳,我在片中看到外国人的才有你这么粗大,“陈燕抚弄着说。

  ”怕么?“

  浩天捏着陈燕小小的乳头说。

  ”能不怕么?“

  陈燕娇滴滴地说着,慢慢地用手抚弄着那个令她吃惊的所在。

  ”慢一点,你说进就进,你说停就停,“

  浩玉说,”你靠住墙站下好么?“

  陈燕没说话,站到墙边,叉开了腿,浩玉手扶着坚挺,在陈燕腿间找缝。

  陈燕抓住,调整身体,把头部放进去了。

  ”好紧!“

  浩天说。

  ”能不紧么?紧好么?“

  陈燕担心浩天嫌她紧,遂小心问道。

  ”嗯,很好的,可以再进么?“

  浩天问。

  陈燕有些紧张滴点了点头,浩玉遂往里顶,见陈燕没叫挺,一直往里顶。

  ”啊呀,妈呀!停!“

  当顶入大约三分之二的时候,陈燕忽然叫起来。

  ”疼了?“

  浩玉关切地问。

  ”刚才就疼开了,我忍着,实在疼得不行了就叫出来了,“陈燕说。

  ”你不说我还以为很湿润的,你不疼,“

  浩天停住,问道。

  ”现在好些了,疼也是舒服疼,你不要怕我疼,“陈燕说。

  浩天扳起陈燕的两条腿,陈燕双手扮住浩天的脖子,挂在浩天的身上。

  陈燕身体轻,与浩天配合得相当好,一起一伏。浩天一扶一扶,先在原地,后走动开来,大约1分钟后,浩天支撑不住了,赶紧把陈燕放在床上,陈燕高举起双腿。浩天缓进缓出,见陈燕眉缝浪眼,娇喘微微,吟声连连,遂逐渐加快速度。

  陈燕圆睁双眼,就像给浩天鼓劲儿,浩天奋力挺近,横冲直撞,很快就发出闷叫声。陈燕有生以来第一次把男子的精华纳入身体里,身心产生出了无法说出的快悦感和舒爽感。

  【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